舊布重縫故事衣 邁向永續零廢棄

子馨 黃

, SURROUND環境經營

隨著四季的流轉,玻璃櫥窗內模特身上的造型不斷變換,而人們也將家中過氣的時尚淘汰。然而時裝品牌Story Wear卻以「零廢棄」為首要目標,把人們所遺忘的二手衣重新設計,拼接改造成獨一無二的時尚單品。

 

攝影/黃子馨

 

Story Wear創辦人陳冠百表示,他們很強調所有的商品都是回收再製,所以看到有牛仔布的部分就是回收牛仔褲做的,每一件商品它都是獨一無二。他們很在乎單一尺寸,因為這樣子的話,庫存問題就會比較減少;然後設計基本上都是以很經典的款式,最好這件衣服可以穿一輩子,都不會丟掉。

 

以思念製作故事衣 承載記憶延續價值

 

圖片提供/Story Wear

 

為了推廣惜物的理念,抵擋快時尚大量複製、廉價流行帶來的破壞,Story Wear開始了「故事衣」的客製服務。他們將顧客的舊衣與另一件有回憶的衣服重新設計,再製成一件故事衣,不僅讓舊衣延續生命,更保有了回憶的溫度。其中,創辦人也有一件自己的故事衣。

 

攝影/黃孟晴、黃子馨

 

創辦人陳冠百說:「我很思念我的父親,因為他在八年前過世,但我一直覺得我沒有辦法跟他有連結,所以我們就創造了一件故事衣。你看到黑色的部分就是我爸的西裝外套,那牛仔的部分就是我自己的牛仔襯衫。利用思念來製作一件故事衣其實會蠻有意義的,它背後有很多的故事、很多的生存意義、很多的價值在,這樣的話這件物品可以跟著你很久,就不會有這些環境上面的問題了。」

 

願惜物理念植入人心 盼解決廢衣問題

採用二手布料是他們最初的解決方案之一,卻不是他們最理想的永續之計。Story Wear創辦人在成立之初曾說過:「這個品牌的開始,便盼著它結束的一天。」他們最終的目的,就是將永續的理念植入人們的心中,讓廢棄衣物的問題能夠得到解決。

Story Wear創辦人陳冠百認為如果今天再也沒有人需要他這個品牌,就代表世界上已經沒有衣服垃圾的問題要他解決。像塑料的問題,現在大家已經普遍都有認知要少用,他希望下一步紡織也可以達到這樣子的目標,大家會知道『我盡量要少買衣服』、『衣服要穿久一點』,至少有這個理念放在頭腦裡,他相信這個大環境慢慢地就會有一些改變。

 

攝影/黃孟晴

 

舊衣僅六成可利用 四成皆當作垃圾焚燒

Story Wear一直以來的努力,就是盼望能改變人們的消費習慣,延長衣服的壽命。也許有人會問,舊衣回收難道不環保嗎?根據環保署統計,2018年全台回收了七萬三百一十一噸的紡織品廢棄物,相當於每分鐘有四百三十八件衣服被丟棄,這些舊衣其實有四成最終都難逃被焚燒的命運。

 

攝影/黃子馨

 

舊衣回收業者、中華民國傷殘宏恩協會理事長湯劍雄說明,起毛球、破的、髒的這幾類就不能做外銷,大概六成可以外銷,四成是不能外銷的,只能當垃圾去處理,要付處理費。一般現在都焚化,焚化的話會產生有毒氣體。

 

攝影/黃孟晴

 

回收廠經營困難 政府應共同面對

長期以來都是由政府核准的民間單位負責處理數量龐大的回收舊衣,然而近年中國不再進口二手衣,東南亞及非洲也隨著經濟力提升而減少舊衣進口的需求,現在至多只有六成的舊衣可被再利用。此外,國內垃圾處理費也從十年前平均每公斤一點八元元漲到了每公斤八元,舊衣回收業者皆面臨了經營危機。

 

 

湯劍雄理事長預估明年大概舊衣回收廠商會收掉一半,因為沒有辦法經營。他表示,最大的困難點就是國際價格崩盤,垃圾處理費高漲,幾乎沒有什麼生存空間,如果政府再不介入垃圾問題,最後就是廠商就會收掉。最好的辦法就是協助廠商來共同面對,如果可以處理好,把後面的東西附加價值去做出新產品,這才是正確的方法。

 

攝影/黃子馨

 

每個月六千噸的舊衣持續而來,民間舊衣回收業者卻逐漸不堪負荷。快時尚的代價,不該由少數人承擔,如果政府能正視廢棄紡織物的問題,品牌願意將永續放進設計裡,當人們可以重拾惜物之心,龐大廢衣帶來的環境危機才有可能漸漸平息。

淡江新聞 黃子馨 黃孟晴 採訪報導

 

延伸閱讀:

Story Wear Facebook

更多報導請看:淡江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