鐵花窗職人曾文昌 復刻老屋記憶風景

卉晴 許

, CARE人文關懷

鐵花窗在日治時代傳入台灣,是早期洋樓玻璃窗的防盜設備,曾在經濟起飛的七○年代盛極一時,隨著不鏽鋼窗興起,鐵花窗漸漸被遺忘,然而在新北市新店區的永燊達金屬行,老闆曾文昌三十多年來持續堅持製作鐵花窗。

曾文昌說:「鐵花窗會在當時造成一股風潮,就是因為它展現技藝,不鏽鋼鐵窗沒有那種手作的溫度,反而以前這種鐵花窗,你可以看到師傅在作品上表達出他的心意。」

 

手工製成鐵花窗 考驗師傅技術

拿出長長的鐵條,按照尺寸做下記號,裁切出要用的鐵料,劃分鉚釘穿過的位置,熟練的鑽孔。

曾文昌主動教記者扭折十字花。

曾文昌:「你在這邊看兩邊一樣距離,然後就可以抓這邊,然後往下扭下去。」

記者:「有什麼巧勁之類的嗎?」

曾文昌:「沒有,就用全身的力量,在你的右手。」

早期焊接技術不發達,需要靠人力固定鐵窗,師傅親手彎折出的扭花,是鐵花窗製程中最困難的一道工序,鐵花窗的外框成形後,再一筆一畫設計出窗花紋。

曾文昌說:「一開始我在做的時候,我嘗試把這個鐵料變寬、變厚,防盜好一點,結果我師父一天彎四支,一個禮拜他手就舉不起來了,因為那其實要相對大的力量。」

 

攝影/許卉晴

 

保存與製作不易 鐵花窗瀕臨消失

耗時又繁複的製程,導致鐵花窗製作成本偏高,業主普遍無法負擔,師傅也不願意降價做賠本生意,加上保存的困難,鐵花窗在時代的進步下被取代,儘管如此,曾文昌仍然不放棄這項老工藝。

曾文昌表示,每年過年過節,他就會跟阿嬤一起去刷鐵窗,後來自己當了老闆之後常去做不鏽鋼鐵窗,常拆一些鐵花窗,那時候心裡覺得有點可惜,鐵花窗對他其實有一個回憶。

因鐵花窗的原料質地較軟易生鏽,每逢年節都得為鐵花窗重新刷上一層油漆防鏽,童年時替阿嬤刷漆的回憶深深烙印在曾文昌的腦海中,談起傳承這件事,曾文昌的眼神裡透露出對鐵花窗的熱愛。

曾文昌說:「鐵花窗其實代表台灣鐵工的一個傳承,我覺得好的事物就是應該要傳承下去,賺不賺錢,看你用什麼角度去看他,我賺到的不見得是錢,我賺到的是滿足感,我覺得我自己夠就好了。」

 

攝影/許卉晴

 

添加創新元素 設計鐵花窗文創

近年來曾文昌發揮創意將窗花紋融入各式文創商品,手機架、檯燈、項鍊、春聯等,曾文昌笑著說,製作這些商品只是因為自己對鐵花窗的喜愛,也想感染更多人,讓鐵花窗走進日常生活。

曾文昌表示,他在這邊、這方面做一些設計,把鐵花窗的元素都帶出來,也獲得很大的回響,可以知道大家其實對鐵花窗還是有相當的熱愛的程度。

曾文昌透過自身的力量,讓瀕臨消失的鐵花窗重新受到矚目,復刻出台灣中生代的歲月痕跡,將傳統老工藝傳承至新的世代,用手作的溫度讓凋零的鐵花窗再次綻放。

 

攝影/許卉晴

 

 

淡江新聞 許卉晴 彭品汝 採訪報導

延伸閱讀:永燊達金屬行臉書粉絲專頁

更多報導請看:淡江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