霓虹師傅振興傳統 結合工藝轉型藝術

卉晴 許

, CARE人文關懷

黃順樂,從事霓虹燈這個行業超過四十五年的時間了,就是將霓虹燈這個媒材運用到藝術創作這一方面。

霓虹燈,在八o年代曾被廣泛運用在廣告招牌,但隨著LED燈被發明,霓虹燈的光芒也愈漸暗淡, LED燈省電、亮度高且成本低,取代容易被水氣、灰塵影響壽命,且製作耗時的霓虹燈,然而手作霓虹燈的溫度,卻是LED燈無可代替的。

霓虹燈職人黃順樂說,LED照明,都是間接光再造,因為LED的光是閃爍性的,對眼睛傷害比較大,霓虹燈的光比較柔,LED燈只是單面的發光,霓虹燈是三百六十度,比如說你要反射光跟正面光同時使用的話,就要做兩組的LED,所以就算LED燈再多人在用,但是還是有很多霓虹燈的愛好者。

 

攝影/許卉晴

著迷絢爛光彩 踏入霓虹產業

黃順樂從事霓虹產業已經四十多年,被霓虹燈的絢爛吸引,因此踏入這項產業,退伍後他開了霓虹招牌工廠,正好碰上產業興盛時期,可惜好景不常,霓虹產業逐漸沒落。

黃順樂說,他有一個姑丈就是在從事霓虹燈的工作,就是這個機會接觸到了霓虹燈,覺得這個產業不錯,那時候這個產業剛好在發展,因為他是住鄉下的一個小朋友,到了都市以後,看到花花綠綠的霓虹燈以後,給這個光線迷住了,所以就是這樣子進入了霓虹燈的產業。

 

攝影/許卉晴

 

手工製作過程 考驗師傅技術

一筆一畫畫下草稿圖,接著挑選燈管配色,燒軟玻璃燈管,師傅說玻璃成型只有短短三秒的時間,一個彎折就要到定位,沒有後悔的餘地,塑型完成後,抽真空,充入惰性氣體,接上電極,環環相扣的製作步驟,只要一個小地方失誤,就會前功盡棄。

黃順樂說明霓虹燈的顏色到底怎麼來的,第一個是玻璃管的顏色,再來就是充到裡面的惰性氣體,就是氦氖氬氪氙氡,氖就是紅色的,氬就是藍色的,其他的顏色就用螢光粉,其實霓虹燈,每一個條件都要去掌握,顏色、變化,就是要靠經驗去累積出來,才有辦法做一件很完整的一個作品。

雖然霓虹產業逐漸沒落,但黃順樂沒有輕易放棄,玻璃燈管在他的巧手下,變化多到超乎想像,融入生活和藝術,製作出具有互動性的霓虹燈,作品被國內外展館典藏,轉型傳統霓虹登上藝術殿堂。

黃順樂說,霓虹燈的條件就是把惰性氣體包覆在裡面,他就能夠發光,那人體也是帶著負電,所以我們手去的時候他就會比較亮,產生了一個互動。

 

結合地景藝術 創造新的價值

新竹縣政府為了打造浪漫台三線,指定黃順樂為部分路段點燈,將霓虹作品規劃成沿線的地景藝術,希望透過黃順樂,讓大眾看見台灣首屈一指的霓虹產業。

黃順樂表示,他們社區裡面就是以柑橘生產為主,可以在這個平台聞橘子花香,看橘子花,台三線很多旅客經過這一段,會上來這邊看一看我們油田社區的一個景致,所以這個點是非常棒的一個點。

轉型蛻變的霓虹燈,黃順樂不斷創新突破,成功結合藝術,創造出新的經濟價值,點亮霓虹藝術品的同時,也讓霓虹產業持續發光發熱。

黃順樂說,因為霓虹燈是離不開美術跟光學的一個東西,那既然他做了這一行,就是要把霓虹燈這個東西做到最美,所有的霓虹燈作品都是獨一無二的,霓虹燈的存在是有必要性的。

 

攝影/許卉晴

淡江新聞 許卉晴 龔家齊 採訪報導

 

延伸閱讀:

凡特稀霓虹工作室(黃順樂工作室)粉絲專頁

更多報導請看:淡江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