陪跑員以繩牽引 視障者跑出新生命

瑜霈 戴

, CARE人文關懷

視障者大多難以在運動場所隨心所欲從事運動,所以當他們想跑步時,就需要視障陪跑員的幫忙。陪跑員的主要工作,是替視障跑者指引方向,並在路跑時注意四周變化、保護視障者的人生安全。

視障陪跑員李仁暉表示,明眼人可以看得到這裡有一個貓眼,這裡馬路有個坑洞、有個裂縫、有一塊垃圾,或是有什麼樣的奇怪的東西,明眼人其實您不會意會到,都是很自然地就會閃避過去;但是視障朋友是完全不一樣的,他是看不到的,所以你整個在跑的過程之中,很重要一點其實就是要注意這些東西。因為他一個腳踩到可能就是跌倒、滑倒,那其實這是陪跑員很不希望見到一個情形。

攝影/張芳甄

陪跑繩成溝通工具 指引前方路況

在路跑過程中,陪跑員會用一條30公分的陪跑繩指引視障跑者,當遇到路上的障礙物或突發狀況,陪跑員就會改以口頭或肢體接觸,去提醒視障跑者。

視障陪跑員李仁暉解釋,譬如說前面幾公尺準備要左轉,但是實際上在轉的時候,因為我們眼睛看得到,所以我們會轉,視障跑者其實他知道你要轉,可是他沒有辦法精準地知道說他要轉多少度,所以他會透過這個陪跑繩,你在牽引他的一個這個程度,他就可以感受到你是要轉彎,還是要增速,還是要降速。

攝影/戴瑜霈

視障者自組陪跑團 重燃熱血運動魂 

視障陪跑團集結了熱心的陪跑員,讓許多長期待在家的視障者,有更多接觸人群和運動的機會,視障跑者張伯鋒因視網膜病變造成生活不便。但自從他開始跑步後,不僅恢復了規律的生活,也認識了更多志同道合的朋友,即使久病纏身,也不減他對跑步的熱情。

視障陪跑員李仁暉也稱讚張伯鋒,認為伯鋒是奇人,我們可能今天生病了、今天開刀住院,我可能要休一個月、兩個月,但是他完全沒有這樣,他其實就是把每一天都當很重要的一天在使用,所以他不會放棄任何一次機會。他在這種情況之下可以拿著導盲杖,就在公館的自行車道這樣自己跑個半馬,老實講真的是滿佩服的,滿驚訝的。如果像我明眼人瞇著眼睛跑個100公尺,老實講我們都覺得簡直是比登天還難,所以其實伯鋒他是一個很不怕困難、很有衝勁的一個人。

攝影/戴瑜霈

齊心互助練習 再創個人佳績

為了在一年一度的臺北馬拉松跑出好成績,賽前張伯鋒與李仁暉拼命練習,在速度與協調上都做足努力,期望能夠挑戰人生中的最佳戰績。

視障跑者張伯鋒說,陪跑員都會跟他提示「現在降速了要快一點,我們繼續這種速度下去就可以到終點」,就是不要放棄、不要放棄、不要放棄這樣。

視障陪跑員李仁暉說:「其實伯鋒的目標是要半馬破兩小時,那整段過程是還滿平順的,那也終於小破二,那達成了伯鋒的目標,這是其實我們陪跑最高興的就是這樣,幫人家完成他的目標。」

攝影/張芳甄

友善運動環境 視障跑者勇敢邁步

在大型馬拉松賽場上,可以見到越來越多穿著亮橘色視障背心和螢光色陪跑員標誌的跑者參與其中,這不僅代表陪跑員的存在讓更多視障者願意在跑道上邁開步伐,也表現出社會對身障者的理解和包容。

視障陪跑員李仁暉表示,這次伯鋒參加台北馬是分配在B組,B組意思就是前面有A組,所以起跑的時候是相當的擁擠,也比較跨不開步。但是很欣慰的一點,現在在台灣的朋友、跑者,其實大家對這個陪跑員,禮讓視障跑者的意識已經有提升,所以我們在後面喊一聲,我們要超車的時候,「後面有視障跑者」,大家就自動會讓開,其實這是跟過去幾年,我帶著視障跑者參加比賽比較不一樣的印象。

淡江新聞 戴瑜霈 張芳甄 採訪報導

延伸閱讀:

視障陪跑員豆爸豆媽專訪:用心感受,豐富生活!

更多報導請看:淡江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