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園海濱危機 千年藻礁搶救行動

忠岳 謝

, SURROUND環境經營

藻礁生長於海岸多孔隙環境,提供沿岸動植物棲息地、海浪消波、和海岸屏障等功能,被稱為海洋生物育嬰房。藻礁是由藻類所建構的礁體,須歷經千百年碳酸鈣的壓密、堆積、結晶才能形成,極度緩慢的生長速度,讓它成為全球最稀有珍貴的生態系之一。

搶救藻礁行動連盟召集人潘忠政認為,藻類造礁速度非常慢,十到二十年還長不到一公分,藻礁的特別就是在它們可以在沙岸跟礁岸之間成為一個過渡的海岸,這個在全球都是很難得的地形,所以從地形、從生態的保育角度來看,這個地方是非常特殊的地方。

位於桃園海岸連綿 27公里的藻礁生態區,存在時間已超過 7500年,它更是全球最大、最具完整的藻礁體系,不僅是魚蝦貝類的天堂,更是台灣海岸變遷的活歷史。

桃園市觀音區在地居民彭先生表示: 「這個藻礁,講實在的,就像是我們以前小時候的冰箱,以前要吃什麼東西,我只要去海邊拿,去找的話,隨便都有,魚類、蝦類、螃蟹那些,小時候我還有跟著大人去牽罟,去抓魚那些,都是在藻礁上面。 」

 

                                                                                                                                                           攝影/ 陳俊穎           

 

工業大廠林立  埋沒千年生態景致

桃園沿海藻礁區域,曾經是齊聚千百種生物、物種多元的生態大熔爐,但長年以來的填海造陸、工廠廢水排放、和淤沙掩埋等工業衝擊,已導致百分之七十五的藻礁面臨無法再生長的危機,以往繽紛的生態舞台也漸漸的消逝而去。

搶救藻礁行動連盟召集人潘忠政表示,第一,海岸的工程早成了最嚴重的破壞,不僅直接將藻礁活埋,也把它鏟除掉,第二是工業的污染,會把生態剿滅,第三是漂砂的淤積,人工的突堤會造成漂砂,並把多孔隙環境埋掉,生態也就因此消失。

桃園市觀音區在地居民彭先生表示: 「這個都完全被破壞掉,還有現在中油把它弄成這樣子,以後後一代,根本都看不到了,七千多年才造礁造起來的東西,都給他們就搞掉了。」

 

攝影/ 陳俊穎

 

搶救藻礁公投  人數創下連署紀錄

在藻礁即將面臨更嚴重的危害之際,多個桃園地方性組織與環保團體共同組成搶救藻礁行動聯盟,透過舉辦公聽會、導覽活動、連署等公民運動方式,呼籲政府及企業停止於藻礁生態保護區建設,並於今年六月份啟動搶救藻礁公投,於短短十天內接收到9,472位民眾的連署書,創下台灣公投史上第一階段提案人數最多的壯舉。

搶救藻礁行動連盟召集人潘忠政解釋: 「因為 2007年就曾經在觀音的保生里海岸,曾經被中油挖過,藻礁被挖成為全國的環保大事,我們也想說,我們如果來把這個題材,認識它,讓它發酵,我們可以把它當工具,來擋以後的那些污染工業進來,最後這件事情就突然變得非常的、非常的大。我們開始自己主動地去認識藻礁,才發現到說我們原來把它當工具是錯的,它本來就應該是目的,它就是應該要被保護的,世界很特殊的自然地景和生態系。 」

桃園觀音在地居民認為他們沒辦法離開這裡,小孩子還住在這裡,一定要為了這一塊土地在保護這裡,一定要站出來。

 

攝影/ 陳俊穎

 

搶救意識抬頭  議題漸獲重視

起初的反污染行動,完全由桃園沿海地區居民發起,但隨著藻礁生態物種的銷聲匿跡,許多居民以為再也無法依賴這塊土地,導致原先的抗爭意識逐漸式微,少數依舊投入搶救行動的在地人們,將希望寄託在關注藻礁議題的外地人身上,他們認為,唯有增進全國民眾對於這項議題的關注和支持,才能真正有效的為藻礁爭取生存空間。

搶救藻礁行動連盟召集人潘忠政說: 「我們開了很多次的論壇,包括我們開了很多的記者會,要求政府要把它留下來,我們那一年也發動全國的民眾一人一信寫給蔡英文總統,總共收到將近九千封信,有這麼多的貴人相助之下,我們這個運動到現在,目前還可以留住一絲希望,我們也會繼續把握這一點機會,我們來繼續對政府喊話,看看能不能翻轉。」

搶救藻礁行動連盟召集人潘忠政希望能把這裡的污染遏阻,最後讓 27公里的海岸呈現一片的紫紅,成為國門一顆璀璨的珍珠。

淡江新聞 謝忠岳 陳俊穎 採訪報導

 

延伸閱讀:

搶救藻礁行動聯盟官網

更多報導請看:淡江新聞